<address id="hrvrv"></address>
<address id="hrvrv"><listing id="hrvrv"></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hrvrv"><address id="hrvrv"></address>

<address id="hrvrv"><nobr id="hrvrv"></nobr></address>
<noframes id="hrvrv">

<address id="hrvrv"><address id="hrvrv"><listing id="hrvrv"></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hrvrv"></address>
<address id="hrvrv"></address>
<address id="hrvrv"><listing id="hrvrv"></listing></address>

    2020年1/4企業采用共享員工,近6成員工規劃第二職業

    2020/11/05

    見圳客戶端·深圳新聞網2020年10月20日訊 目前,全球就業形態和雇傭關系正在經歷深刻轉折,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和大數據服務的廣泛應用催生了各種新型產業形態和商業模式,就業渠道變得更加多元化,工作形式日益靈活。

    近日,針對疫情對企業與人才對新就業形態的直觀體驗與看法進行了調研,智聯招聘發布《2020雇傭關系趨勢報告(三)——新格局下的新就業形態》,旨在洞察新就業形態的內在機理變化,為后疫情時代的職場可能性提供更清晰的思路。

    1/4企業采用共享員工,直播平臺以3倍增速領跑靈活就業

    在對外的招聘方面,面對人手緊缺的燃眉之困,招聘全職員工已不是企業的唯一選擇。根據智聯招聘的調查結果顯示,有53.2%的企業選擇招聘兼職、臨時性員工,25.3%的企業借用其他企業的員工,另有少數企業運用AI技術實現人力成本替代。

    2020年1/4企業采用共享員工,近6成員工規劃第二職業  

    當復工復產的不確定性撞上用工缺口的矛盾,“共享員工”模式大行其道。據公開報道,盒馬鮮生、京東、聯想集團等企業都分別采用此項模式。商務部也下發通知,鼓勵企業間通過共享員工保就業穩流通。

    在多種新型靈活就業的形式中,共享經濟、直播經濟、數字經濟的表現尤為亮眼。根據智聯招聘大數據顯示,在今年第二季度,「直播平臺」以347.8%的增速強勢領跑靈活就業招聘需求,知識服務、自媒體、生活配送分別增長75.6%、65.1%、35.4%,是人才招聘市場中珍貴的“晴朗”板塊。

    2020年1/4企業采用共享員工,近6成員工規劃第二職業  

    中國勞動和社會科學保障研究院研究表明,我國總體上有1億人從事靈活性的就業,其中有7800萬人是依托互聯網的新就業形態。

    在新就業形態下,員工對企業的從屬關系依舊在經濟層面存在。但一個重要的事實是,工作的兼職性質導致平臺員工在組織層面上并不屬于平臺企業,“公司+員工”的雇傭模式正在向“平臺+個人”演變。

    近6成員工規劃第二職業職場單一從屬性被弱化

    在企業招聘模式的轉變下,期待一個人持續穩定工作已不那么現實?;ヂ摼W平臺上不再是單一的傳統工作崗位,而是擁有多種可供求職者選擇的簡單零碎的任務。雇傭關系中的自主性吸引職場人在未來規劃中作出靈活性調整。如收入可觀,有66.5%的受訪者愿意選擇放棄主業/全職工作。

    2020年1/4企業采用共享員工,近6成員工規劃第二職業  

    對于未來自身的就業形態規劃中,57.3%的職場人計劃在主業之外發展“第二職業”,活用自身專長,3成受訪者愿意投身靈活崗位,僅有12.7%的職場人選擇專注現有領域。

    2020年1/4企業采用共享員工,近6成員工規劃第二職業  

    靈活就業低薪群體多,7成職場人心動但仍在觀望

    但在企業端對靈活就業需求高漲時,求職者的供給需求并未跟上,呈現較大缺口。在智聯招聘《2020雇傭關系趨勢報告(一)》中已經指出,多種靈活就業形式均呈現需大于求的情況。今年第二季度,靈活就業總體招聘人數同比增速76.4%,而求職人數同比增速僅為11.5%。

    2020年1/4企業采用共享員工,近6成員工規劃第二職業  

    新冠疫情帶來的職場焦慮的確催化了職場人對靈活就業認可度的提升,但大多職場人處于心動但仍在觀望的狀態。根據智聯招聘最新的調查數據顯示,僅有10.1%的受訪者付諸于行動,71.3%的職場人表示有所考慮但還未開始。

    2020年1/4企業采用共享員工,近6成員工規劃第二職業  

    調查顯示,職業發展不穩定、工資收入不穩定、勞工保障的欠缺是職場人對于靈活就業三大顧慮。靈活就業者在享受工作時間、地點、報酬更加靈活化、自主化的同時,也在承受著對于不穩定因素多、生活與工作界限模糊的苦惱。

    2020年1/4企業采用共享員工,近6成員工規劃第二職業  

    職場人的顧慮并無道理,雖中央已多次部署“更大力度實施好就業優先政策”,積極鼓勵靈活就業。但靈活就業形態暴露出的薪酬體系不夠標準、配套法規制度不夠完善等短板依舊存在。智聯平臺的大數據顯示,2000元以下的薪酬職位數傳統就業僅為0.5%,而靈活就業整體則有2.6%,其中傳統靈活就業(兼職)更有5.7%,靈活就業崗位整體呈低薪化。

    2020年1/4企業采用共享員工,近6成員工規劃第二職業  

    加之相關法律法規還未健全,在靈活就業形態中,同工不同酬、工資低于法定標準、勞資糾紛等權益保障問題頻現,五險一金的覆蓋率顯著低于傳統就業。

    在新就業形態下,就業市場日益多元化、崗位人員流動性增強,打造良好的雇主品牌口碑,使職場人信賴企業以選擇企業;“以人為本、以智為徑”賦能員工,發揮員工最佳潛能價值,正是新就業形態下雇傭關系短板的解藥。

    返回列表
    亚洲成AV人片不卡无码